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苏雁南飞的岁月盛典

书卷多情似故人,晨昏忧乐每相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师德征文:班主任教育叙事之八十九:春风雕碧树,细语润心田  

2017-10-17 14:39:32|  分类: 教学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师德征文:班主任教育叙事之八十九

春风雕碧树,细语润心田

开平市第一中学  袁其顺

“我们”和“你们”,看似简单的一个称呼,但“一字之差,离情万里”,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古人云“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”,师生之间,尤其是班主任和学生之间,互相的称谓,亦是教育的艺术之一。

“老师,老师,你现在教高一了,我们还可以天天来找你吗?”

九月一日,是开学的日子,忙完了开学前的所有准备工作,安顿好班级高一新生,刚回到办公室坐下,高三那边的复读生就呼啦一下涌进我的办公室来。

我一看,这可都是我这一届的未能上到满意大学的复读生啊!足足有二十多人。

“顺爷顺爷,你什么时候晚上值班?我们可以来找你吗?”

好不容易把这群小女巫劝走,还不忘丢下这句话。

“可以可以,只要我值班,你们随时过来找我,我不是经常和你们说,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吗?”

“好嘞!谢谢老师!谢谢顺爷!”一群小鸟叽叽喳喳而去。

好像约好了似的,在开学的这几个月里,只要我晚上值班,这些小女巫们总是如约而至,每次六七个,把复读的困扰和心理问题一一和我诉说。

“老班,尽管您只教了我们一年,但是我觉得您才是我最信任的班主任,记得我跟您说过的。”古灵精怪的张宇宁临走的时候说。

我记得。

2016年夏日一个晚上,我在新接的高三(4)班上了第一堂班会课,接手之前,早就听说,这个班级缺少凝聚力,所以第一次班会,我就给他们上了一堂提振信心的班会课。

“亲爱的同学们,我们有缘,在你们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年,我,成为了你们的老师和班主任;你们,成了我教育生涯中又一届学生。在这一年里,我希望我们师生能够共同奋斗,使你们登上青春的巅峰,考上理想的大学;更希望你们成为我的又一届最优秀的学生。有一首歌唱得好——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,我会用我的双手,托起你们:我的学生们。让你们变成明天的太阳!”

回到办公室刚坐下,只见两个女生跟着闪了进来,站到了我的面前。

“袁老师,我叫叶彩霞!”“我叫张宇宁!”

我微笑着点点头。

“后面还有人,老师!”叶彩霞看着我,用手指指外面。

我打开门,外面站了一片。

我看着叶彩霞,不解地说:“彩霞,什么事?”

“没什么事,老师!我们只是来看看你。”张宇宁有点神秘地眨眨眼。

“真没事?”我疑惑地问,“如果没什么事,那你们先去学习吧!”

“还是我来说吧,你们先回去。”叶彩霞对外面的同学挥挥手,让其他同学回班里去。

“我也留下。”张宇宁跟着说。

“好,慢慢说。”我微笑着看着彩霞。

“袁老师,我知道您一直在高三教学,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,以前的师兄和师姐们早就跟我说了,能做您的学生是我们的荣幸。今晚听了您的第一堂班会课,我们班的同学都挺兴奋的,您的话很振奋人心。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,您知道吗?在您短短的18分钟的班会课里,您一共说了三十四次‘我们班’这三个字。”彩霞有点激动地说,声音有点颤抖。

“额!”我很惊讶,这个彩霞还是一个有心人呢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不不不,老师!”旁边的张宇宁抢着说,“您不知道这‘我们班’三个字对我们意味着什么?”

从她们两人的谈话中得知,她们班从高一到高三换过四次班主任,本来按照高一时候的分班,她们班还不算是最末的一个,但我知道,如果按照每一科的排名,除了历史,其他各科几乎都是倒数第一。换班主任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,但高二年级的班主任换了之后,成绩就直线下降,班级体就完全涣散了。

“我们不听他的,他从来不把我们当作是自己的学生!”彩霞忽然流泪。

“为什么?”就我所知,之前的班主任教学很好,也很负责的。

“他是我们的班主任,可是我们经常从他的嘴里听到‘你们班’这三个字,好像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们班,经常说‘你们班’这样不好那样也不好。”张宇宁接着说,“老师,您知道吗?彩霞是一个孤儿!她的父母在她读小学的时候,出了车祸,都去世了。她现在跟着她叔叔生活。”

我豁然,难怪彩霞对“我们”和“你们”这个词如此在意。一个读书的孩子,在我们这样一个寄宿学校,生活在老师身边的时间,要比生活在父母身边的时间要多得多,因此,作为班主任,不仅是学生的老师,还是学生的哥哥姐姐,父母长辈,是学生的良师益友,是知心人;如果像彩霞这样的孤儿,班主任更要是一个慈爱的爸爸妈妈。一个“我”和“你”的区别,对彩霞来说,已经变成了亲近和疏远的名词,“我们班”在她的心里温暖如春,宛如春风雕碧树,亦似细雨润心田;在她的心里,那就是“爱”的代名词。而“你们班”却拒人于千里之外,让学生变成了路人,陌生人。

这令我很震惊,这个“你们”和“我们”的称呼,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称谓,是一个班主任潜意识或下意识的再正常不过的词语,竟然在她们的心里产生如此巨大的心理暗示,变成今天晚上触动她们心灵的疗伤良药。

古人云,亲其师,信其道。一个老师在传道的过程中,不论你的学识水平有多高,如果不能够让学生产生亲近和爱戴,传道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早就有人把它上升为教师的人格魅力,是的,这就是。

由此看来,对学生称呼的变化,也是“亲其师”的魔法手杖。可以说“一字之差,离情万里”,此言信之。

已经有很多老师和班主任很在意对学生的称呼了,这也是拉近师生情感的纽带之一。叶彩霞一般,在以后的时间里,无论是提问还是叫她做事,我都会称她“彩霞”,对其他同学亦是如此,几乎不再全称姓和名,而是只叫两个字。就我的年龄来说,是把他们当成孩子,自然而然,学生们也很快进入角色,师生之情逐渐浓郁。后来,我在家长的群里,也把称呼改为“你们的孩子”和“我们的孩子们”。

不由想起这么多年来学生对我这个老师称呼的变化来。年轻的时候,学生称我为“老哥”“大哥”;三十多岁的时候,学生称我为“老大”“司令”,后来就有了“老爸”,现在彩霞她们已经称我为“顺爷”了。

尤其是1998年到2009年这十年间,我的班级里出现了太多的“留守学生”“单亲学生”和“孤儿学生”,这样的一群人,在建立了近乎亲情关系的师生之情之后,除非在课堂上,我的学生们会叫一声“老师好!”其他的地方,都会改变对我的称呼。2005届,班级57人中就有二十多人属于非正常家庭的孩子,这些缺少母爱和父爱的孩子们,经常屁颠屁颠地跟在我的后面,“老爸”“老爸”地叫个不停。

“老爸,带我们打篮球!”“老爸,和我们去吃饭!”“老爸,我的钱用完了!”……

有时候,我也会开玩笑地对年轻老师说,人格的魅力与年龄有很大关系呢。

2017年,转瞬即逝,我们班在“我们班”三个字的激励之下,在高考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,彩霞也以497分的成绩考取理想大学,张宇宁尽管从320分,考出476分的好成绩,但由于未能录取到理想专业,决定回来复读,吴淑芬更是从班级十六名,考出525分的成绩,升入重本。

 

这是我2017届发生的真实事件,在我的班主任教学生涯中也是第一次听闻,并以此为教育契机,带出了一个师生情感最浓厚的班。

“顺爷顺爷,我知道您在值班,我来了。”

张宇宁推门而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